"洋葱王"对韩贸易路:20年闯出好口碑几乎免检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5-02-16 10:36:02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2015-02-16 07:04  来源:半岛网-半岛都市报手机看新闻半岛网半岛都市报

小字体大字体







  自1994年做成第一笔对韩贸易至今,平度仁兆镇的王桂欣所带领的蔬菜专业合作社的出口额是屡创新高,年贸易额最高时达到了1000多万美元。20多年来,由于守信经营,王桂欣更是被韩国客户称为“洋葱王”,由他出口到韩国的洋葱几乎到了免检的程度。这些年来,王桂欣也有过经验教训,对于做对外出口贸易,他总结出最根本的一条,研究好完整的合同内容,提升产品质量按照合同办事。 

  ■现状 

  全国建基地,年产菜超万吨
 

  已经64岁的王桂欣如今是平度仁兆镇沙北头村蔬菜专业合作社的董事长。2月11日下午,记者在办公室见到他时,他正忙着用电脑与韩国客户联系,商议春节过后一部分农产品的出口问题。 

  在王桂欣办公桌对面墙上有一幅中国地图,上面标记着8个红圈,那是他在全国的8个种植基地,如今整个合作社在周边村里共有200余户 ,在全国范围内的社员更是达900余户,每年生产的各种蔬菜超过了1万吨。 

  记者仔细端详了墙上的这幅地图,最南边的红圈位于云南建水,北边的则是甘肃安西、酒泉、金昌,中间还包含了四川、河南、江苏等几个省份,据王桂欣介绍,每年3月份从云南的种植基地开始收获洋葱,一路向北一直能收获到9月份,收获的洋葱经过初加工后储存在冷库当中,几乎可以保证整年都有新鲜洋葱供应。 

  王桂欣称,合作社这些年来生产的洋葱大多是对外出口,其中尤以韩国为主,对韩贸易占到了出口贸易额的八成以上,2011年时,对韩出口洋葱更是超过1万吨,总贸易额达到了1000多万美元,而最近几年由于韩国国内洋葱丰收,合作社生产的洋葱以内销为主,但依然保持着与韩国方面的沟通。 

  ■商机 

  “中国有没有洋葱?”
 

  说起对韩贸易,王桂欣称是源于一个偶然的机会。1992年中韩建交,而在这之前,王桂欣是平度市原冷戈庄乡(冷戈庄乡于1994年合并入仁兆镇)政府工作人员。 

  不论是冷戈庄乡还是仁兆镇,农民种植蔬菜比较普遍,后来王桂欣开始在村里开了个门头做农产品收购代销,这期间主要是内销,销往青岛、烟台等地。 

  1992年中韩建交之后,王桂欣开始关注中韩贸易,就在那一年,一位在延边的朝鲜族朋友到韩国去,结识了一位专门做农副产品贸易的韩国商人,这位韩国商人问他的朋友,“中国有没有洋葱?” 

  这位朋友将这一消息告知了王桂欣,而他的答复是“我们这里有洋蒜,不知道是不是”。1992年11月份,朋友带着韩国商人来到了青岛,对方表示洋蒜不是洋葱。1993年3月,韩国商人再次来华,他去了很多地方,却没有发现一头洋葱。返回青岛后,韩国商人给王桂欣提了个问题:“你敢不敢种洋葱?”后来王桂欣才知道,对方之所以想让他种植洋葱,是因为洋葱在韩国的用量很大,而青岛与韩国的纬度几乎一样,非常适合洋葱的种植,当时也正想扩展业务的王桂欣点头答应了。 

  ■开拓 

  “洋葱王”出口几乎免检
 

  很快,韩国商人通过空运给王桂欣空运5大箱子洋葱种子,这些种子完全免费,对方正是希望通过这些种子打开洋葱在中国的种植之路。 

  种子是有了,可最大的难题是怎么能让其他农户一起来种植洋葱。“当时我们这里的农户 ,要么种玉米、小麦,要么种大蒜等作物,长期的耕种观念让大多数人根本不敢贸然尝试新事物。”王桂欣称 ,在数次努力动员下,一些农户答应拿出一小部分地来尝试种植洋葱,那一年经过初步统计,洋葱的总种植面积也只有四五十亩地。 

  1993年9月5日,韩国方面派来了4名技术人员,手把手地教农户们开始育苗。1994年春天,洋葱苗在众多农户的细心照料下长势非常好,等到了5月末、6月初的时候已经到了收获的季节,一个个大洋葱从地里挖出来。这些洋葱被韩国商人全部收购。 

  种植洋葱的成功也让国内其他地方的农户慕名前来购买种子,随着洋葱种植的不断发展壮大,王桂欣的合作社在全国不断建设种植基地,这也就出现了前文在王桂欣办公室内中国地图上的小圈圈。 

  这些年来,经合作社出口到韩国的洋葱因为质量好几乎成了免检产品,王桂欣也因此获得了韩方给予的“洋葱王”的美誉。 

  ■教训 

  延期检验,辣椒长毛受损
 

  从1994年开始向韩国出口洋葱起,王桂欣一直顺风顺水,但在2004年前后,他却狠狠地摔了一跤,而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最大的一次教训。王桂欣说,随着对韩出口贸易额逐年增加,他已经不再满足于仅仅只出口洋葱,他开始把目光投到了辣椒等其他农产品上。 

  2004年,他联合自己周边另外两家公司拿下了600万美元的大单,出口产品是辣椒。按照合同要求,他们要先把10%的货款作为押金打入韩国账户,这是为了防止中方中途甩单。 

  王桂欣说,拿下这个单子之后,他跟另外两家公司的负责人开始筹备货物,到辣椒收获季节后,他们很快就收购齐所需的货物。紧接着,经过了国内相关检验之后,这批辣椒装入货柜然后发往韩国。 

  发货之后,韩国方面便把85%的货款打入到中方账户,剩下的15%的货款以及押金要等到验完货后再一并打入中方账户。“可谁料到那年恰好碰上韩国大批量进口大豆,这批货到达韩国之后一直拖到了二十天之后才进行了检验,但这时候就发现有部分辣椒已经发霉长毛。”王桂欣说,与近日所发生的兰陵大蒜事件一样,韩国方面也提出要退货。“600万美元,这可不是小数目,我们赶紧联系韩国方面进行沟通,之后韩国方面进行了压价,并且要将发霉产品予以挑出。”王桂欣说,合同约定的600万美元,但最后韩国方面共扣除了6万美元,“我们三个人每家损失2万美元,所以那次交易我们基本上是白忙活了。”王桂欣说。 

  这件事给了他很大教训,而同时也让他总结出了经验。在王桂欣看来,要在对外贸易中不至于吃亏,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出自身的问题,提高质量意识。“打铁还需自身硬,这句老话不是没有道理,只有在种植、收货过程中得到合同保障,我们才能在对外贸易中立于不败之地。” 

  文/图 本报记者 林刚 徐新东(署名除外)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4-2016 平度菜篮子 主办单位:平度商务局 平度市蔬菜流通协会

 

 

青岛网站建设